不放心,肖世平说,也好,万丽你自己

秘和他的同事先离席后,康季平已经站不起来了,还挣扎着说,万丽,我送你回党校。万丽发现康季平的脸色蜡黄蜡黄,不由担心地说,你不要紧吧,脸色怎么这么黄?肖世平和小包也看了看他,小包说,是呀,人家喝酒喝多了,要不是红,要不是白,你怎么这么黄呢,像黄疸啦。肖世平说,小包你别乱说,这样吧,小包你送康季平回宾馆,我送万丽。万丽说,我们先一起送康季平,他这样子,我也不放心回去。康季平笑着说,没事没事,就是酒量惭愧,不如女同志。万丽,你回去吧,明天一早还要上课,别太晚了,太晚了回去也不太好。另外,我明天一早就回南州了,你有什么事,给我打电话啊。万丽仍然不放心,肖世平说,也好,万丽你自己回去,我和小包陪康季平到宾馆,万丽你放心,他不醒酒,我们不走。万丽这才先走了。
一直到下班走出办公室,走在机关大院子里,万丽的心情还没能平静下来,仍然十分混乱。走了几步,就看到许大姐站在前边,但这一回许大姐并不再慢慢往前走,而是停在那里,就是告诉万丽,她有意在等她。果然,等万丽走近了,许大姐招呼说,小万,下班了。万丽说,下班了。许大姐又说,我在等你呢,你下班后没有要紧的事情吧。万丽赶紧说,没有没有。许大姐说,那我们一起走吧,边走边说说话,我也好久没和你聊聊了。
一直到中饭开始,万丽还在担心,怕孙国海说话不算数,但孙国海没有食言,坐下后,先敬了刘坤三杯酒,手机就响起来了,一接手机大声地道,什么,怎么啦?眼看着他的脸色就变了,说,这怎么可能,这不是出大事了吗?一桌人被他的语气和脸色吓住了,都呆呆地望着他,孙国海继续说,你先别急,别慌,我马上过来!边说边站了起来,向大家致意,对不起了,我有点急事,不能陪了——刘坤,我在,和我不在,一样的啊!刘坤也中计了,说,你放心去,你不在就等于你在。孙国海走后,大家果然沉默了一阵,想看看万丽的态度,是不是知道出了什么事,万丽实在是有点难堪,既委屈了孙国海,又欺骗了大家,但是万丽知道,这事情不能不这么做,这会儿孙国海还好好的,一切正常,再三杯酒下肚,就完全不一样了,到时候再收拾残局,就为时太晚了,只能先铁下心肠,把孙国海弄走,余下的事情,得靠她自己解决了。
伊豆豆“嗯”了一声,却没有说话。万丽继续说,老秦还说,如果有人竞争这个位子,
伊豆豆打断她说,我再说一遍,你不能要向一方。万丽见伊豆豆口气像铁板上钉钉,有些急了,说,你看你看,我又没有问你他合适不合适。伊豆豆说,你要问什么,你要了解他的情况,还不是想知道他合适不合适,还能有其他什么目的,难不成是要跟他处对象?万丽说,瞎扯什么?伊豆豆占了便宜笑起来,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说,喏,这就是向一方买的。
伊豆豆到底还是没有买那件衣服,空着两手出了商场,说,明天我不能出风头了,要怪你。万丽说,你穿个麻袋也比别人风光,浪费钱干什么。伊豆豆说,明天的活动不一样,市委领导都到场,还要上电视呢,到时候你别忘了看电视,看我啊。
伊豆豆到南星大酒店后不久,伊豆豆原来的上司、行管局的秦副局长就兼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